中美贸易战副作用:中国债务危机,引爆边缘

中美贸易战副作用:中国债务危机,引爆边缘

中国不可能因为总统川普的关税威胁,就减低对美贸易顺差;原因之一即为,华府并没有提出可供北京回应的明确要求。不过,这一场贸易大战可能带来意外的副作用:中国债务危机,在引爆边缘。

美国针对机械和电子产品课加徵 25% 关税,初看之下,有点像是针对外包课徵隐形税赋。聚焦于半导体、核能组件等美国企业在中国大量製造的品项,让人想起川普曾在 2016 年承诺,要针对「任何离开美国的企业」课税。

但目前看来,外包并不是目标。针对低价值、主要与亚洲价值链有关的出口品课徵新关税,代表问题似乎在于向美国销售的低廉产品。

持续下贬的人民币

无论如何,联準会升息之际,川普政府似乎打算缩小其经常帐赤字。压力已经在中国浮现;7 月 13 日,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贬至 6.725,为过去一年来的最低点,而且比 5 月底的汇率低了 5%。

对于管控程度较低的货币来说,这样的变动并不是大事。然而,稳定的人民币是中国领导层对人民的重要承诺,其汇率亦是由央行紧密控制。

过去一年里,中国投资人相信官方的保证、相信人民币会像堡垒一样稳固,但现在,他们已经不那幺确信,也再次开始出口资金:中国在 5 月出现资本净外流,外汇存底亦下滑。

债务带来的焦虑逐渐增加

还有许多其他迹象:上海综合指数过去一个月下跌 7%,自 2016 年 9 月以来,首度跌破政府的红线 3,000 点;公司债可能会创下违约纪录;垃圾债券的殖利率大增。地方政府无法支付员工薪资或退休金的报导接连出现,债务带来的焦虑亦逐渐增加。不动产价格在部分城市呈现重跌,而在其他城市,则因为地方政府暂停交易而冻结。

精确估算十分困难,因为中国政府致力于维持表象,促使金融机构将债务推入其他较为隐蔽的管道。但从任何衡量方式来看,每年的新放款总额,成长速度都快过经济,新增的利息也超出了 GDP 的成长。换句话说,整个经济就是一套庞氏骗局。

许多分析师指出,中国政府拥有含括银行在内的一切,可以无尽地发行人民币,确保经济拥有足够的偿付能力。这个说法的缺陷,即为中国在全球经济中扮演的角色:中国是全球第一大的出口者、第二大进口者。人民币是国内与国际经济的中介,其价值会受到供需的影响。

过去,合法或非法管道流入的低廉美元,支撑着这套庞氏经济;现在的问题则是,结构性盈余正在消失,来自美国的寻利「热」钱变少。美元进入中国之时,央行会买下它们,然后发行人民币;如果央行发行的人民币没有足够的资金流入支撑,就会创造通膨,而通膨正是中国政治中不可碰触的议题;从明代到天安门,通膨曾经数度压垮或近乎压垮政府。

回到川普和他的贸易战争。其贸易议题的根本概念,出自共和党右翼。共和党右翼相信,美国为了在战后的布列敦森林体系中取得领导地位,付出的代价太过高昂;将美国放在第一,代表美国独自前行。

贸易逆差是美国渴望拥有主导全球商业的货币的代价,而非中国掠夺式政策带来的伤害。19 世纪后半兴起的金本位,是全球贸易扩增的关键基础;金本位自 1913 年开始崩塌,则带动了贸易内爆。

布列顿森林之后,美元取而代之成为全球标準;前总统尼克森(Richard Nixon)宣布停止美元与黄金的兑换之后,美元成为纯粹的法币。这代表美国可以向全球释放任何水準的货币,以支持其国家经济成长,以及超出其生产力成长的生活水準提升。也难怪,中国希望人民币也能这幺做。

中国央行尝试拉回人民币汇率

真相在于,毛泽东时代开始,中国即採行重商主义式的贸易政策。改革时代的大量投资,协助政治精英藉由中国民众的强迫存款取得大量财富;外来资本让此事得以成真,目前也看不出改变的迹象。

美国货币紧缩,中国信贷泡沫危险了

到目前为止,连串量化宽鬆将美元推向世界各地之际,中国靠着资本流入,得以维持巨额的不良债务。美国货币政策紧缩,似乎会让中国信贷泡沫破裂成为无可避免之事。此事发生之时,人民币就得大幅贬值;这会为全球带来通缩冲击,也会拉低中国在全球 GDP 的占比,剧烈削减中国的原物料需求,削弱中国在国际政治舞台上的地位。

中国的贸易措施确实有许多不公平之处。但美国那牺牲劳工、嘉惠大企业的政策,带来的财富不均,就和中国的结构性补助一样多。两者都是难以处理的问题──比惩罚出口难上许多。中国经济缩减并转而内向,对所有人都没有好处;川普应该谨慎行事才是。